首 頁 學會概況 學會領導    新聞快訊   學術動態   國際交流 研究成果   《中國行政管理》 學會內刊   數據庫   專業分會 地方學會 會員之家
當前位置 >> 首頁 >> 理論探索
第八屆行政哲學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行政價值”研討會綜述


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 推進新行政價值觀的構建與實踐

譚九生 赫鄭飛

    2012年10月27至28日,由中國行政管理學會主辦,湘潭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承辦的第八屆行政哲學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行政價值”研討會在湘潭大學舉行。共有來自全國各高校、研究機構以及部分政府機關的80多位專家學者參加了研討會,會議共收到了學術論文60篇。在為期兩天的研討中,專家學者們圍繞著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的基本理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與行政價值、行政體制改革與行政價值、政府績效管理與行政價值、當代中國行政價值觀的演變與發展、中外行政價值觀比較等主題展開了深入而又熱烈的討論。現將討論內容和論文觀點綜述如下。

    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功

    上世紀80年代以來,行政價值一直是我國行政哲學研究的主要問題之一。然而,我國的行政價值取向究竟應當如何定位?具體包括何種價值?其體系又當如何建構?學界觀點紛呈,尚無統一結論。出現這種現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缺乏一個核心價值觀為統領,并由此建構體現公共行政特質的行政價值體系。與會學者在反思傳統行政價值以及行政價值觀不足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的國情,提出了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構建并實踐具有時代特色的新行政價值觀的議題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涵。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戰略任務,包括學術界在內的社會各界關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表述與提煉林林總總,觀點繁多。本次研討會的與會代表認為界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涵是推進會議主題的前提和基礎,必須予以明確。

    有學者采用邏輯遞進推演法,在依次界定了“價值”、“價值觀”、“社會核心價值”以及“社會核心價值觀”的內涵之后,從戰略高度指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社會主義制度的生命之魂,它反映了我們全體國民的精神境界,也標示出整個社會的文化制高點,決定著國家的發展模式、制度體征和目標任務,在所有社會價值目標中處于統攝和支配地位。沒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國家、民族、社會就會迷失方向,就缺乏前進的動力。

    有學者采用結構層次分析法,認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指那些在社會主義價值體系中居統治地位、起指導作用、從最深層次科學回答“什么是社會主義”這一根本問題、在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占據核心地位的價值理念。從結構層面看,“以人為本”處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核地位,是最基礎、最深層次的核心價值。“公平正義”體現著社會主義基本的價值理念和原則,其地位和作用僅次于“以人為本”。“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則是“以人為本”與“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理念分別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領域中的具體價值指向,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結構體系中位于第三層次

    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的內涵。價值哲學對價值研究的觀點主要分六種兩類,六種包括主體性人學價值論、主客體統一論、效應價值論、人道價值論、系統價值論以及價值二重性論,兩類或者說是兩大系列包括“從屬說”與“關系說”。我國行政學界借鑒了價值哲學的研究成果,從各自的立場對何謂行政價值進行了解讀,業已形成了諸多觀點。本次參會學者大多采用“關系說”,強調行政客體對行政主體需要之滿足的屬性。如喬耀章、芮國強認為價值是滿足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以及人與人關系中需求的一種體現。郎佩娟教授主張行政價值是政府公務員滿足內心欲求并對行政管理過程中的人與事具有評價、判斷功能的精神范疇。還有學者認為行政價值,從本質上講是指行政活動滿足公眾需要的效用性。

    考察我國行政學界已有的研究成果可知,在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的關系上存在著兩種情況:或把行政價值等同于行政價值觀,或把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相區別,本次參會學者對等同關系之觀點持懷疑態度,認為二者的內涵不同。如有學者認為行政價值是公共行政對作為整體的人的滿足,旨在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應通過服務的方式予以實現。行政價值觀則是行政價值實現過程中行政主體的主觀態度,主要通過基于職責和職能的行政行為予以體現,并最終演化為執政理念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統領”一詞在《現代漢語詞典》中有兩種含義:統轄率領、統領人馬的軍官。前者為動詞,后者為名詞,二者都是強調某一事物對其他事物的主導作用和統攝地位,作為我國主導性社會意識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何能統領行政價值觀的建構從而體現其統攝地位呢?其統領的合理性基礎又在哪里?這些追問成為了與會學者共同思考的元問題,并從不同角度提出了自己對這些問題的答案。

    高小平以深化對行政管理規律的認識為視角,從新行政觀的高度論證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功能。他認為研究價值理論對確立行政價值取向、構建行政價值觀起到重要支撐作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及與這個價值觀相適應的核心行政價值觀是指導行政管理改革、創新和一切活動的最高理念。第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在總結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特別是安民興邦、治國理政規律的基礎上提煉出來的精髓,掌握這個精髓對于我們研究和確立核心行政價值觀具有極強的指導意義。第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從根本上規定了我國改革開放的方向,沿著這個方向前進才能使我們的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不動搖、不懈怠。第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改革和創新的思想動力,有了這個動力才能加快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和創新的步伐。第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行政文化的基礎,強化這一基礎才能弘揚優秀行政精神,唾棄腐朽行政文化。

    喬耀章從行政價值生態維度闡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功能。他認為行政價值是自在的、自為的而不是獨立的,有其行政價值生態。包括經濟價值,政治價值,文化價值以及狹義社會價值在內的總體社會價值構成了行政價值生態。它們的內在關系是:總體社會價值決定著政治價值,政治價值決定行政價值,從而總體社會價值決定著行政價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本身就是一種價值,而且是一種核心價值和統領性價值,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流社會意識,在總體社會價值中占據主導地位,因此,其對行政價值亦具有統領作用。

    彭國甫從我國政府的實踐經驗出發,強調行政價值觀是行政思想、行政行為的總開關。他認為,研究行政哲學必須要研究行政價值觀,必須體現哲學的本色,其本色、本質就是要吸取時代精神的精華。他結合當今我國政府以及政府公務員的實際情況,主張行政價值、新行政觀的構建必須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而最核心的就是要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

    還有學者從核心價值觀與行政價值觀的相關性視角說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功能。認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行政意識形態、思想領域之中是占有主導地位的,一切的研究都必須以它為基準,這是一個學術方向性的重大問題。建構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的基本理論,在中國就是要建構以中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主導的社會主義行政價值與行政價值觀相關性理論體系。

    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統領新行政價值觀的構

    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指明了構建新行政價值觀的方向,明確了構建新行政價值觀的核心標準,也是判斷新行政價值觀正確與否的最終標尺。然而,如何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構建新行政價值觀?新行政價值觀又當包括哪些內容或要素?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統領下,我們又當如何實現新行政價值觀?其實現的路徑在何處?這些問題成為了本次研討會的重點,也是與會專家學者們所關心的熱點問題,與會專家學者分別從不同角度,有針對性分層次地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科學研究行政哲學與行政價值觀的意識。張康之認為進行行政哲學和行政價值的研究,應該要樹立幾種意識:一是要認識到專門研究行政哲學是中國特色,要以行政哲學研究統領行政管理學科。二是研究行政哲學需要有本土意識。從國外引進的新東西與中國實際不一定相適應,應當本土化,帶著本土意識做出研究。三是學者應該要用包容的心態對待不同的觀點,需要認識到學者的命運與國家連在一起。

    顏佳華認為,一是行政哲學研究要從體系構建研究轉到對具體問題的探索,歷次行政哲學研討會的主題都反映了這一趨勢。二是行政哲學研究要形成特色,形成有影響力的成果,需要一批學者的長期堅守。三是行政價值觀念變革,不只是觀念意識領域內的事,它與社會的經濟、政治、文化、倫理,以及行政主體的需要和利益密切相關。行政價值觀念變革的過程,是客觀性、必然性和復雜性融于一體的艱難歷程。對于行政價值觀念變革,必須有充分的認識和思想準備,既不能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又不能畏首畏尾,作繭自縛。

    構建行政價值觀的方法論。方法論的成熟標志著學科的成熟,方法論的獨立意味著研究對象的明晰,方法論的統一規定著研究結論的共識性。歐黎明從中國公共行政研究路徑探討行政價值觀的構建,認為中國公共行政主要依據邏輯理性與人文理性兩種途徑進行研究,前者強調行政過程的客觀化、量化,后者強調人文精神主體性以及不同文化的發展軌跡,具有具體普遍性的特質,主張行政價值觀應當體現人文精神,其構建路徑應采人文理性路徑。

    楊冬艷認為可從倫理學角度來探討公共行政價值觀的構建,公共行政價值觀研究的不足根本上是研究方式的滯后,公共行政價值的構建嘗試不能忽視倫理學的方法,需要將倫理學的研究方法應用于現實行政研究中,因此,運用倫理學來研究行政價值觀是不可或缺的維度。

    譚九生主張研究公共行政價值觀應當采個體主義與整體主義相結合的方法論。因為個人與社會不是截然對立的,而是互動的。人除了作為個體的存在,還是一種社會的存在。公共行政無論作為社會現象還是社會制度,在其中行動的仍然是個體的人,但是,這些行動的人體現了所處時代的集體意識,反映了社會整體的利益結構,只有從整體的社會中才能理解個體的人。因此,從個體主義與整體主義相結合的方法論出發,公共行政的價值取向既要考慮個體的人之需求,也要維護作為人的整體——社會的利益。

    核心行政價值觀的凝煉。本次與會專家學者認為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統領下,構建新行政價值觀,應當首先確立核心的行政價值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統領核心行政價值觀,核心行政價值觀規范行政價值觀,三者相輔相成,從而構成一個完整、和諧的總體社會價值觀系統。與會專家學者認為核心行政價值觀主要包含以下四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以民為本”。有學者認為“以民為本”就是以“民”為立國之本。首先,公共行政價值觀的變遷歷史規律昭示了“以民為本”的核心價值觀地位。其次,公共行政的公共性本質決定了“以民為本”的核心行政價值觀地位。再次,“以民為本”是行政價值序列中的靈魂,它統攝其他的公共行政價值。最后,“以民為本”的核心行政價值觀地位,是因為“以民為本”體現了社會主義本質的內在要求,社會主義本質的實現也需要“以民為本”。

    二是“正義”。有學者認為正義是公共行政權力的本質要求,是公共行政應然的核心價值。行政正義不是一種單一的價值,而是具有多元特征的一個綜合性價值,既體現了民主社會自由、平等、公正的價值追求,也蘊涵著公共行政本身所具有的對公共利益、效率、效益的價值取向,同時也是公共行政人員德性的體現,行政正義是對公共行政一般價值的高度概括與凝練,是對這些價值的統一與均衡。

    三是“公共性”。有學者認為公共性的行政價值觀的核心,在倫理價值層面上必須體現公共部門活動的公正與正義。在公共權力的運用上要體現人民主權和政府行為的合法性。在公共部門運作過程中體現為公開與參與。在利益取向上表明公共利益是公共部門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在理念表達上是一種理性與道德,它支持公民社會及其公共輿論的監督作用。總之,只有在“公共性價值”的核心行政價值觀之下,才有公正、公平、公開、平等、自由、民主、正義和責任等一系列價值體系

    四是“服務性”。有學者著眼于行政價值本土化的視角,認為不同層級政府行政價值的側重點、實現機制均不同,基層政府不能再追尋與繼承以效率為核心的價值觀,而是要形成具有公共性與服務性的政府。構建公共性與服務性的核心行政價值,需要優化基層政府職能、建立政府與公民的良性互動、完善責任政府,廉潔政府以及效能政府建設三個層面努力

    多元行政價值觀的整合。多數與會專家學者秉承理性認識論,以建構邏輯統一的價值體系為研究旨趣,從不同角度探討、提煉行政價值觀,這些觀點總體上可概括為以下四種:

    三要素說。有學者認為政府行政價值包括政府政治價值、政府秩序價值以及政府責任價值。政治價值就是實現共同理想,實現共同富裕,實現社會和諧發展,最終實現公平正義。秩序價值主要表現在化解社會沖突、恢復社會均衡、促進社會團結。責任價值的內容是社會主義榮辱觀。還有學者認為行政公平、行政民主與行政法治是公共行政的價值取向,行政公平突出政府應當平等待人,行政民主意味著保障公民的參與權以及尊重公民自治,行政法治的實質就是依法行政,行政法治是公共行政的終極價值目標,統率著行政公平與行政民主。

    四要素說。有學者以滿足人的主體性需要為標準,將行政價值劃分為工具性價值與目的性價值,目的性價值支配著工具性價值。工具性價值包括秩序、效率與公平,目的性價值是指實現人的整體發展。秩序是以人為中心的可持續秩序。效率是集組織效率與結果效率為一體的整體效率。公平是指規則公平與結果公平、形式公平與實質公平相統一。“人的整體發展”作為公共行政的目的性價值,就是指人的自由、全面且可持續發展,只有實現人的整體發展,才能最終體現公共行政的公共屬性與服務屬性。

    五要素說。有學者認為公共責任、公平正義、公共效率、社會和諧、自律寬容共同構成了當代公共行政價值觀。公共責任價值強調行政行為不但要符合法律、民主規范和其他約束條件,而且還要解決實際問題、謀求公共利益。公平正義價值意味著政府公平正義地分配公共服務、公共政策能平等對待不同階層、關注弱勢、維護正義。公共效率價值要求行政部門以盡可能少的成本,實現盡可能高的社會公共效益。社會和諧價值要求在社會良序基礎上實現社會公共生活高度和諧。自律寬容價值突出外部規范與政府公職人員的道德自律相結合,共同約束權力者的行為,實現公共利益。

    六要素說。有學者認為現代公共行政的價值理念主要是公平、效率、服務、責任、民主、法治等。公平、服務、民主是目的性理念,因為它們是公眾需要的直接表達;而效率、責任、法治是手段性理念,它們只是實現目的的手段而已。二者的關系是公平、服務、民主優先于效率、責任、法治。當這些價值理念落入沖突情景不可兼得時,我們更傾向于選擇公平、服務與民主,因為我們對“目的”的喜愛和重視甚于“手段”。但這又不是絕對的,不排除在一定的情況下,人們也可能更喜愛和重視“手段”,比如 “效率優先、兼顧公平”。

    行政價值觀的實現。陳建斌認為行政價值的實現,外部需要依靠行政倫理法制化和行政制度倫理化,兩者在行政活動中相互依存、相互轉化,為行政價值的實現提供保障。內部需要依靠高尚的行政人格,即在制度與法律存在空隙時,行政價值的實現更多依靠行政人員的自律,行政人格是實現行政價值的載體。

    有學者認為行政價值的實現是人為的、主體性的、創造性的過程,包括全面正確認識、創造和踐行行政價值的兩個環節。全面正確認識行政價值就是要充分認識到底什么樣的行政行為最能滿足公眾的共同需要。創造和踐行行政價值則主要是指政府及工作人員向社會提供令公眾滿意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按公眾的要求和期望、遵循行政理念和行政規范展開行政行動,其中,政府自律則至為重要。

    概而言之,與會專家學者的觀點都在不同程度上,直接或間接地確證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行政價值觀的統領作用,因為“以民為本”、“正義”、“公共性價值”、“公共性與服務性”的核心行政價值觀,以及“秩序”、“效率”、“公平”、“責任”、“民主”、“法治”等一般的行政價值觀,均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應有內涵,都屬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范疇。不過,與會專家學者對觀點提煉、整合的同時,充分標識了這些價值觀的公共行政屬性,一方面以區別于其他學科,體現了公共行政獨特的學科屬性,另一方面,表征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行政價值觀是統領而非替代之關系,反映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核心行政價值觀以及一般行政價值觀的層次性,有利于構建統一和諧并相互作用的社會總體價值觀

    三、具體行政實踐活動對新行政價值觀的探索

    與會專家學者除了從宏觀上探討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如何構建新行政價值觀的理論問題外,還從微觀的具體行政實踐活動視角對新行政價值觀進行探索,揭示行政價值觀對具體行政活動獨特的指導功能,從宏觀到微觀,從一般到特殊,從理論到實踐,充分體現了與會專家學者對研究行政哲學的堅持與超越。

    行政改革。教軍章從制度分析的維度對中國行政改革的歷程進行宏觀評析,認為中國的行政改革需要善的制度的全面呵護,改革中存在的制度問題必須在改革進程中獲得消解的機制,若想獲得解決制度問題的機會便需要形成公正理性的制度思考方式,而所有這些又都依賴于一種公共理性文化精神統御下的公民社會的基礎保障。因此,行政改革就必須為培育公民精神和優良的公民品格提供足夠的制度資源,信仰理性建構主義,堅持制度均衡的利益公正,在公平正義的利益規范秩序格局中尋求行政改革的制度創新路徑。

    政府職能優化。徐曉林主張用公共利益來確定政府的職能才是政府的真正回歸。現代意義上的公共行政誕生以來,運用專業知識服務于公共利益就一直被認為是公共行政的目的。但這并非否定政府功利主義的效率追求,只是政府追求的功利不是個人的功利,而應是社會整體的功利。最優的公共利益永遠是首位的原則。

    生態治理。張勁松指出工業化過程中的高生產、高消費,觸發了浪費資源、污染環境、破壞自然的生態危機。而治理生態危機,人們首先想到的手段也是科技,這就陷入了一個治理悖論:生態危機源自科技,治理生態危機依賴科技。推崇科技與貶抑科技都具有局限性,治理生態危機需要超越科技理性,轉向社會理性。

    公共決策。有學者認為公共決策的實質就是對公共利益的權威性配置,轉型期我國公共決策利益整合的目標包括重塑公共權威、重構社會利益格局以及促進社會和諧發展,為此,公共決策應當遵循公共理性、民眾本位和善治的價值標準,公共理性的價值取向要求政府決策時必須有效增進公共利益,民眾本位是指民眾的意愿、期望和要求是公共決策的出發點,善治的價值定位強調公共決策中民眾的合作與參與。

    基層社會管理。有學者通過實地調研,認為以村民本位為價值追求是創新農村社會管理理念的核心,村民本位價值觀是指順應民心,尊重村民想法,體現村民意愿;維護民利,為村民謀利益,為村民謀幸福;體現民主,保障村民主體地位,拓寬村民參與渠道;保障民生,維護村民生命安全,改善村民生活質量;服務民眾,全心全意為村民服務,扎扎實實為村民做事。

    政府績效管理。有學者以壓力型體制為背景,認為在績效評估成為政府治理和改革的工具逐步得到推廣的同時,不僅要重視績效評估實踐,也應該要重視績效評估背后的以民為本、增長要求、公平公開以及實現效能政府的價值取向問題。

    另有學者指出,人們評價一個政府是否為人民滿意的政府無非是從價值取向和效能水平兩個方面來評價,而價值取向是政府的方向和靈魂,是決定政府性質的基本因素,直接關系到政府效能評價的成敗。我國地方政府效能評價應該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以人民滿意為宗旨,以提高效能為目標,以重視結果為導向。文宏認為,由于公共事務面臨高度復雜及不確定性的挑戰,行政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政府管理的管理理念、參與主體等也呈現出多元化樣態,因此,提升政府整體性績效成為追求公共價值的迫切要求。整體性績效管理契合了公共價值,基于公共利益的政府整體性績效管理實踐,不僅為公共價值理論的發展提供了豐富的研究素材和強大發展動力,而且也提升回應民眾的主要訴求,促進了社會的穩定與和諧。

    經過研討,與會專家學者對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構建并實踐新行政價值觀有了更明確的認識,與會專家學者一致認為,從我國的實際情況出發,借鑒國外已有的研究成果,運用科學的方法論是今后探討行政價值觀的必由之路。學術界對行政哲學的研究熱情使得行政價值與行政哲學的研究取得了豐碩成果,歷屆行政哲學研討會都對我國行政管理學的研究給予了重要的影響,在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作者單位:譚九生,湘潭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湘潭411105;赫鄭飛,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北京100017)


 

關于我們 | 訪問統計 | 版權信息 | 站內搜索
Copyright(c)1999-2001 www.pcabbg.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行政管理學會
單位地址. 北京市西安門大街22號(100017)
如有任何意見與建議請寫信至: [email protected]
京公網安備110102004833
黑龙江时时走图